当前位置: 首页 > 设计资讯 > 其他资讯 > 伽达默尔说:游戏是艺术作品的存在方式

伽达默尔说:游戏是艺术作品的存在方式

发现身边深藏不露的硬核玩家越来越多了。你以为他只是个不苟言笑的职场精英,上厕所的当口,听见旁人耳机里传来的音乐,突然蹦出句游戏梗,相识不相识的人突然齐刷刷转头,相视一笑——裤链都没拉。越来越多的人,将游戏视为一种与现实生活相互平衡、互不干扰的存在。游戏宇宙里到底有多少快乐?下面是一些玩家们的“旅途体验”。总有种冒险的快感在心中升起@黄二刀,  31岁,编辑有限的格子空间 | 自由的开放世界现实生活中的生存空间和可能性太狭窄了:家,几十平米;办公桌,2、3平米;地铁上站立的空间,不到0.5平米……而游戏最吸引我的,就是开放世界。从小学五年级玩《最终幻想8》开始,我就喜欢上了在这个世界里乱跑。《最终幻想8》的画面现在看起来粗糙,但那时惊爆了一个小学生的世界。我喜欢这类游戏提供给我的主线之外的可能性。比如《荒野大镖客:救赎2》,你可以在里面专攻打猎,有个“传说背包”,要得到9张完美皮毛,需在多个深夜耐心伏击稀奇动物。打扑克、打猎、垂钓、买衣服……到最后,完全忘了自己是个西部大镖客......地图上的两个城镇,中间连接的地方没有剧情,只是荒地,我特别享受这一段。随着你的奔跑,自然风光在壮阔的大地上展开,总有种冒险的快感在心中升起。每个人都在寻找他没有的东西一冰,39岁,自由摄影师自由的创作生活 | 紧张压迫的战棋每个人都在寻找他没有的东西。比如,有些人喜欢开放世界的游戏,是因为在现实中无法走出他的牢笼。我的职业处于一个比较自由的状态,到处走,到处拍照,想去哪里,立刻就去了。反而喜欢玩讲究策略和逻辑的战棋类游戏。它给我提供了一种相对不那么自由的状态:一盘棋就半个小时,你需要在有限条件内,思考如何在几步棋之内致胜。游戏里的那种紧张的压迫感,让我很舒服。当你有机会在游戏中作恶,你会怎么选?@老白,中年,游戏媒体编辑现实中的老好人 | 游戏中的叛逆者我喜欢玩反乌托邦游戏。这类游戏有比较高的道德自由度。换句话说:当你在游戏中有机会作恶,你会怎么选?比如《旁观者》,玩家扮演房东,窥看和监视房客的一举一动,发现异常要立即举报,否则会遭遇和前任房东一样的悲惨下场。房客档案一清二楚,发现异常,玩家可以选择举报或者敲诈如果一直做出善良选择,最后你自己的结局会很惨,因为游戏的规则,就是让你违反道德,自利自私,以求获得好结果。这类游戏带给玩家的一般不是成就感,而是对道德和制度的反思。遇到道德困境的时候,我一般会存个档,然后把正邪的结果都尝试一下,再决定怎么做。还有《侠盗猎车手GTA》,是款犯罪游戏,在游戏的设定里,犯罪行为得到的惩罚很微小,比如被警察逮住了,只会损失一点钱。你也可以选择在恶的世界里做个好人我有个朋友,现实生活中满嘴怪话,恨不得在大街上见到警察叔叔都去主动搭讪。但玩GTA时,他起步停车都按红绿灯走,完全是个优秀市民、乖乖仔。他说:我想试试这个游戏的规则是不是能奖励好人。如何创造让玩家有成就感并引发人深思的游戏道德系统,近年来也是个热门话题我喜欢的,就是这种道德的开放性,因其在日常生活中很少能遇到,所以才能引发反思。在那些无数的故事中,我遇见不是别人,是所有可能的自己。
分享到: 
中国数字文创大赛启动 采用故宫、荣宝斋艺术品作为设计元素
6万设计师一天之内用钉钉上渲云,低成本专业极速渲染不是梦!

热门推荐